“新零供”模式是否带来救赎?

作者:gvdvg.com 发布时间:2018-08-19 20:49

  “不向供应商收取任何进场费、促销费、新品费等传统零售渠道费用,围绕买手制打造‘新零供’关系。”

  阿里巴巴团体副总裁、盒马鲜生CEO侯毅在2018年盒马新零供关系大会上喊话“新零供”,这一表态无异于在零售业投下了一枚炸弹,也将零售商与供应商之间存续多年的“畸形”生态链,再次拉回人们的视线中。

  北京超市供应企业协会会长姚文华对《中国经营报(博客,微博)》记者表示,盒马鲜生此举在行业内引起轰动,是因为“零供”关系多年顽疾难消。渠道高收费不仅对供应商的利润造成损害,对零售商自身长期的经营效益也造成严格影响。这一乱象不仅要由消费者买单,当供应商利润受压时,甚至会呈现产品以次充好跟混充伪劣现象。

  “零供”博弈乱象

  8月9日,盒马鲜生于上海召开供应商大会,宣布不向供应商收取任何渠道费用,全面推行“买手制”。这一举动看似平常,却让零售业各方震动,纷纷撰文夸赞。这当面,实在是对零供多年畸形关系的无奈。

  记者理解到,目前“零供”关系中,作为强势一方的零售商普遍存在着乱收渠道费的问题,这看似畸形的行为,却因名目繁多,花样百出给供应商带来了极大的压力,以至“零供”关系弛缓。

  一位零售企业资深从业人士告诉记者,所谓“入场费”“进店费”“促销服务费”都是还没有发生经营运动,就需要供应商缴纳的费用。他同时表示,而北京物美超市的渠道费用是最高的,平均8个点的后盾服务费,约定100万元的销售目的,就要先从后盾扣除8万元的促销服务费,前台还要依据销售额扣10个点的流水。也就是说,产品销售额超过100万元,利润必定要超过18万元,供应商能力不亏。

  “但这样也不能保障赚钱,因为在经营过程中的促销活动、货物损耗部分也是由供应商承担,在票务尺度、价格等方面分歧乎物美划定时,还要面临5000块钱一个单品的罚款。体量较小的供应商无奈承受这些压力。”上述从业人士说。

  一位曾与物美协作过的供应商也对记者表示,“物美的促销服务费会跟着事迹目标每年递增。”

  不仅仅是物美,家乐福超市也存在一定的费用。“绝对北京物美来说,家乐福扣点是固定的,合作了10年都没有变革。但扣点相对较高,家乐福扣点在20个点左右。” 一位北京地区的食物供应商告诉记者。

  刚与盒马鲜生签订合作协议的北京某供应商康总(化名)向记者证实,签约过程中盒马鲜生不收取任何费用。他同时表示,乱收费在行业内已经成为了一种“畸形”的现象,在“零供”关系中,零售商处于甲方,较为强势。“大卖场企业像永辉超市(601933,股吧)、物美超市有乱收费气象,经营业绩不好,就依靠收取经销商费用当做业绩提升点。”

  他告诉记者,此前在与物美合作的时候,他连堆头都不敢“上”,由于“上”了堆头又是一笔不少的费用。而物美也缺乏合约精神,签署过不退货协定,但结款的时候物美财务就不认账了。因为门店经营管理问题造成的货物损失,还请求供应商去卖场买空单。目前他已经停止与物美、永辉大卖场的合作,只进驻便利店和一些新零售的渠道。

  不仅仅是北京地区,一位河南地区的饮料供应商告诉记者,河南地区像胖东来、丹尼斯、大张,包含华润万家,都存在收取各项费用的问题。

  “在河南地域,进入上述企业,除了畅销品不收入场费以外,基本上都会针对商贸公司一次性收取10万到20万元的进场费。进场后还要收取条码费,每个店的每个条码价钱在多少十元到上千元不等。此外还有海报费用、周年庆费用、端架用度、堆头费用等,价格不一。一般单品较多的商贸公司要保障年毛利在22个点,才华支撑这些费用支出。

  而山东地区零售企业龙头利群股份,诚然没有名目庞杂的各种费用,但昂扬的扣点也将不少供应商挡在了门外。

  青岛市代理商会会长赵毅告知记者:“利群股份没有进店费、过节费等,利群股份只有一项开码费,每家店的每个单品在200元至300元不等。但利群股份的扣点较高,货物经过利群股份配送中心,要扣15到20个点,进入门店之后,还要有10到20不等的扣点。因此,利群股份的扣点个别在35到38左右。这些在零售企业看来是畸形的扣点,但对供应商来说却是难望项背的。”

  一家商贸公司负责人于飞(化名)也对记者表示,目前配合过的零售商,80%都存在乱收费的问题:“随着传统零售商的成本始终回升,他们也在一直地乱扣费用,将压力转嫁到供给商身上,导致供应商的生存环境举步维艰。这些费用包括场地费、进店费、条码费、货柜费、水费、促销费、导购管理费等,名目太多,不可计数。随意大批订货退货、延长账期、节日促销等举动,也给供应商带来了极大压力。当初很多供应商都在撤出大卖场业态,宁肯生意不做。”

  记者就与供应商关系的问题向北京物美、永辉超市、家乐福等企业进行求证,上述三家企业表示,在收取供应商费用问题上,零售商都是按照合约规定来履行的。具体标准要根据不同的产品品类及供应商的年度目标销售额来定。

  对此,姚文华向记者表示:“站在旁边立场上,供应企业协会不反对商超收费,但收费要公平。根据五部委颁发的《公平交易治理办法》恳求商超服务费要根据实际销售情况来收取,但目前确实存在零售商压迫供应商的情形。”

  乱象背地问题丛生

  看似是“零供”关系的凌乱,切实已经影响到花费者的购置行动。

  北京某大卖场企业资深从业者李磊(化名)对记者表示,与商超企业不同系统之间合作都存在一定的费用,这是行业内广泛景象,只不过名目不同。例如在物美,这个钱叫做促销服务费;在永辉,就叫做进店费,比较老辣的供应商都不会在“服务费”上计较,会在价格上将费用加上去。大家都是在保障自己的利益。实际上,最终物价上涨,受苦的还是消费者。

  同时李磊告诉记者,而渠道费用高昂,激化了“零供”关系,导致产品格量也在逐步下降。“供应商已经很少为咱们供应高品质产品了。例如前多少年的‘空心馒头’、蒸货大量放发酵粉以节省原料,都有‘零供’关系激化的因素存在,供应商利润受压,必定千方百计节俭成本。”

  姚文华告诉记者:“目前零售商压迫供应商,使得供应商只能下降成本追求利润,这就导致商品质量的降落,食品保险的危险系数在变高。这已经回升到社会问题了,如果不加以重视,将浮现重大结果。”

  而其当面衍生的各种问题,也值得关注。

  于飞告诉记者,其名下的商贸公司在与多家超市合作过程中,都出现过洽购人员及门店管理人员收行贿赂的问题;同时,物美洽购人员以品类销售额为考核目标,在考察期附近结束时,会要求供应商去门店自行购买产品以冲高销售额。

  物美集团发言人许丽娜告诉记者:“物美近几年设破了防损部与稽核部对工作职员全面监督,同时也经常性提醒供应商抵制商业贿赂行为,欢迎配合厂家对物美工作人员进行举报。”

  “零供”关系的混乱让“零供”双方及破费者都倍感困扰。但从“零供”关系的发展历史来看,目前的乱象则是零售商与供给商彼此博弈过程中必定产生的。

  上海尚益咨询总经理胡春才告诉记者:“当初零售业已经由缺少时期过渡到过剩时代,消费者有多种消费决定,不必再为零售商与供应商之间的博弈买单。在这种环境下,零售商与供应商自然都会有非常大的压力。而渠道服务费的消失,也将成为行业趋势。”

  “新零供”模式是否倒逼行业升级

  侯毅表示,今年下半年盒马还会投资一批上游供应商企业,欲望通过股权关系形成一个良性、长期的错误生态体系,使得“零供”关系从博弈走向共赢。

  在采访进程中,多位业内人士对盒马鲜生此举表示夸奖,认为盒马鲜生此举将成为将来“零供”关系发展的趋势。但也有声音认为,“新零供”模式并不会短时间内推广开来,同时也不会对同行企业造成太大冲击。

  李磊对记者表现:“盒马鲜生‘新零供’与传统‘零供’关联的差异是,一个是把钱先装到自己的口袋里,另一个则是通过自己的经营,把产品的品德、价格、毛利凸显出来。盒马鲜生对本人的经营才能有足够信心,只有产品是最高品质且最便宜,门店端的实行所产生的利润就可能超过服务费的额度,所以盒马鲜生才敢这么做。但假如其余零售企业不这么强的经营才干,是很难模仿、复制的。”

  同时他认为,“新零供”断定会吸引大量高质量供应商的入驻,但目前盒马鲜生的范畴及市场份额较小,供应商不会放弃区域巨头的市场影响力。因而,“新零供”短期不会对区域巨头发生太大影响。

  据悉,截至2018年7月,盒马鲜生在全国共有64家店铺,覆盖2000万用户。侯毅表示,渴望3年内盒马鲜生将进入中国所有一二线城市跟发达的地级市,服务3亿人口。

  对此,胡春才分析认为:“盒马鲜生‘新零供’是行业趋势,对行业的影响是渐进的,然而其余企业如果此时不做出调解,改变传统的‘零供’关系,等感想到‘新零供’带来的影响,未来就已经来不迭了。供应商将重心放到盒马鲜生之后,起初会让传统零售企业每年的利润降低1~2个点。累积几年,数额就会变大。这也会逼迫传统零售企业转变现有‘零供’关系。”

  姚文华也以为,盒马鲜生的“新零供”名义上是解决“零供”抵牾,但背地所隐藏的本钱、品质等问题也会迎刃而解,“新零供”模式将倒逼全体行业进行进级。

相干的主题文章: 相关的主题文章:

上一篇:没有了

下一篇:没有了